本篇文章5454字,讀完約14分鐘

古今東西,人類生活的四件大事:衣、食、住、行。 介紹北宋時期開封人服、食、行的歷史文化隨筆,陸續刊登在《開封日報》名城開封專版上,今天接《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宅》一篇,來看看我們前人的住宅條件和居住環境。 根據是什么呢除了相關的文獻史料外,最重要的是開封兩處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:孟元老的《東京夢華錄》和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,兩者就像今天的照片和紀錄片,一個是照片證明和紀錄片一樣的解說詞,直接,直接,

趙匡胤在公元960年建立大宋王朝后,首先打破了前朝實施的久坊市分離的限制,極大地改變了城市功能,商業革命刷新了城市結構。 過去被傳達為封閉、定時、限制的體制擺脫了束縛,被指定為國都的東京開封,居民的住宅成為了社會經濟的大問題。

現在在首都北京,如果老北京的房子里有普通的舊住宅,那就特別值得。 另外如果是舊四合院,又屬于好學區房,那是一大寶貝,被出售、租賃或者拆遷到公共房屋里,非常珍貴。 即使孩子多的主人,也可以分錢。 外國人進入北京,在那里工作,才擁有北京戶口,通常人也買不起房子。 五環以外的小區大樓,成本也以百萬元計算。 因為這個出租屋成了方便之計,成為了北漂者的重要選擇。 一千年前的北宋東京開封也是如此。 為什么這么說呢?同樣,開封是大宋的首都,聚集著來自四面八方的賢人學士、商人老板、打工者、流浪者。

租房子或租房子。 唐宋八大家之一歐陽修,38歲時在東京開封官至知諫院兼判決登聞鼓院,相當于現代議院議長兼國家信訪局局長一職,還在開封租房居住。 他有一首五言長詩叫《答梅圣允大雨巡禮》。

我來到首都,躲藏起來毫無缺點的廬。 閑僦古屋,賤雜里閑。

鄰接注入溝洞,街道四溢。 出門后很郁悶,閉門害怕地存著水。

墻壁很寬敞,幸家沒有積蓄。 癩蛤在窩下叫,老太太邕

歐陽修這樣級別的官員在開封需要租房子,但是在我們看來今天不可思議,而且租房子條件不好,地方偏僻,房子破舊潮濕,一下大雨就積水,上街也要沖水。 真簡陋。 史料記載,擔任御使中丞的蘇轍也是唐宋八大家之一。 朱德總司令贊揚蘇軾、蘇轍兄弟和他的父親蘇洵三人,寫了一首詩:一門三父子,都是大文豪。 詩永流傳,峨眉皆高。 蘇轍御使中丞的官,相當于現代最高檢察院檢察長,大文豪在開封也寄宿過。 為了慶祝朋友搬家到新居,他作過詩。 主題是“李方叔新宅”。 李方叔有幾個人? 李方叔是三蘇門下的六學士之一李變,字方叔是蘇轍常向學術界推薦的文友。 詩文如下。

我70歲沒有住房,斤斧登亂是早晚。

孫期我當了80年,家當了10年的客人。

生命八十知已難,今后還沒死,還停留在那里。

6月的房子得到了所有的力量,馬上就有30年了。

小李雖然是窮光腳圖史,但是擰明窗很安全。

但是,關門寫詩章,做好事的時候會來放木桶和俎。

我討厭老了不出門,不看你家棟宇軒。

放心是安全的,不要自己抱著頭問人。

70歲的車轍還沒有房子住,再過10年就80歲了,不能再自己蓋房子了,我很羨慕方伯伯蓋自己的房子做詩章。 蘇轍租房的居住方式,讓人聯想到租房的市場。 史料記載,北宋168年的歷史中,北宋房屋租賃的市場以爆炸為主,到北宋末期房地產越來越集中,地皮越來越少,地天價高,富人也很難買到中意的地。 出現這種情況,原因很簡單:第一,北宋開封城市郊區都是京畿之地,商品經濟十一人發達,人口流動自由頻繁,以建設租賃住房為主的房地產業當然興隆,地皮自然水漲船高。 進入近代社會治理的北宋王朝,在開封實施了全面、成熟、比較有效的物業管理政策。 一是房地產的性質、用途、等級、規格定位。 《宋史》卷一百五十四《輿服志》中記載為臣庶室屋制度。 宰相以下治事之所稱省、臺、曰部、曰寺、曰鑒、曰院、在外監司、州郡曰雅私居、執政、親王曰府、余官曰宅、庶人曰家。 各道府公門得到施戟,如果是私門的話,是爵位巨蛋顯經恩賜者,許之。 凡宇,棟施瓦獸,門上放梆枑。 各州的正齒門和城門,加上貓頭鷹的尾巴,不得拒絕喜鵲。 六件以上的房子,允許鳥頭門。 父親家的主人,后代還是答應的。 民家不能以重欖、藻井和五色文采為飾,仍不得鋪四家。 不過是人舍屋、許五機、門一間二廈。 規定中所說的鳥頭門是門的第一規格標志,其門柱很大,兩柱子之間有橫梁,梁端伸出柱子外,柱子端有鳥頭,橫梁下左閥門右讀兩扇門。 這樣的大門只能由六品以上的官員擁有,民房不得建造。 朝廷有此確定規定,明確劃分各類建筑和市民住宅的分類。 二是北宋朝廷的限量購買政策。 因為當局知道房屋租賃是致富之道,是廣大市民生活的基礎條件,是社會穩定和諧的基本條件,所以一直嚴格控制房屋的購銷、租賃價格,實行房地產限購政策。 這項政策非常具體,包括三個不許可:一是不允許中央官員和地方官員購買政府出讓的辦公室。 二是各級官員除了居住的房子外,不允許在首都開封購買第二套住宅。 3不允許各級官員在首都開封囤積的不動產。 三北宋開封有負責物業管理的公共機構,稱為店宅務,管理非常嚴格,職責非常到位。 從趙匡胤開始,北宋王朝比較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關鍵問題,設立了負責具體業務的主管部門,這些部門都叫務,比如負責造船業的就叫造船務。 專門從事不動產業務的公共機構叫樓店務,后來改稱店宅務。 這是政府在住房方面為民眾服務的辦事機構,任務主要是為大小在京官員提供保障性住房,為東京開封中低收入者提供基本住房援助。 前文為什么舉歐陽修、蘇轍等人寄宿的例子? 這是社會問題的兩個方面,并不矛盾。 而且對歐陽修、蘇轍來說,他們有各自的問題,個性鮮明,都不是打馬的人,他們可能寧可自己痛苦也達不到被組織照顧的崇高境界。 古今這個你,不在笑話里。

“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房”

鑒于北宋時期開封房屋自住率不高,店務經常觀察和控制市場房屋租賃價格。 根據清人徐松主編的三百六十六卷《宋會編輯稿》,宋真宗天禧元年,國都開封的公租房每月租金約為500文。 宋宗天圣3年,公租房租金降至每月430文。 不租房子自己買房子,那是天價。 一戶普通人的房價每戶1300貫,京師開封的豪宅價格幾十萬貫,折合現在的人民幣5000萬元以上,遠遠好于現在的北京房價。 當時的東京開封通常市民的收入在每月3000文到9000文之間,每月可支付4500文的房租。 總結一下,北宋王朝一直在觀察調控房地產市場的動向,保護市場健康快速發展,多次將住宅功能用于居住,堅決反對炒股賺錢的行為,避免上下受制于房地產。 據有關史料介紹,北宋時期開封,至宋仁宗天圣三年,全城公租房已達26100間,雖仍是杯水車薪,但已達到可觀的數量。 此外,商店的宅務實行了許多人性化的管理政策。 例如,經常頒布法令減免租金。 宋真宗大中祥符5年正月敕令,真宗趙恒因大雪天氣寒冷,出租店的宅務所屬官屋免租金3天,最多可免9天。 例如,市民租用店內住房的辦公室,房租從合同生效的第6天開始,到5天前免收房租,規定為住戶搬家收拾行李的期限。

“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房”

為了表示對副國級以上高官的關懷,宋神宗趙顏在熙寧年間,在大宋皇城右掖門前建造了官邸,由宰相、參知政事(副宰相)、樞密使(掌管軍政的副宰相)、樞密副使、三司使(掌管財政的副宰相)、三司副使、御史丞( ) 因為這不是私有生產,而是公共生產。 北宋時期的首都開封,人口最多的時候有150多萬人,官有官邸,民有民居,軍有軍營,商有商店,農有農舍,各有各的地方,杜甫的詩句也計算過:安得廣廈有上千人,天下寒士,

北宋時期的開封有一個典型的住宅交易。 典型的房主給房主典型的房款,在約定的時間內居住,到約定的期限,房主又拿著等額的典型房款收回房子。 這種交易典型的房費數量很多,通常遠遠超過房租的錢。 發生這種交易的原因,一方面是房主們急需錢,所以不需要去貸款。 另一方面,典房者得到了一大筆錢,處理了住宅,得到了白色的住所。 關于北宋時期開封的典型生意,《東京夢華錄》卷的五《民俗》一節中記載,《清明上河圖》中坊門在繁華街道十字路口有拐角的房子上掛著解字招牌,是當鋪的。 從唐代興起的典當業,到北宋十分繁榮,京師開封更是發達集中。

在《清明上河圖》中,張擇端描繪了許多房屋建筑:有茅屋、商店、民居、官舍、酒樓等,沿畫中線條排列有序,錯落有致,千余年前北宋時期使形民房等建筑開封,歷歷在目。

是鄉下的民居。 的右端展示了當時開封近郊的景色,描繪了近10處農家茅草屋,檁條不大,門窗小。 與市坊建筑相比,城鄉差別非常明顯。 另一方面,屋頂都是茅草,不是蓋瓦,墻壁大多數是接土做布料的。 另一方面,民房多為2間或3間為1間房間,空間布局與外部田園環境很好地融合。

第二個是睡在前一家店。 進入繁華街道后,建筑物都是瓦頂磚墻,稍沿街的民居向外敞開,成為擺柜臺銷售商品的大廳,用于接待客戶,洽談生意。 這將成為新的住所形式。 也就是說,前一家店睡覺。 圖中的趙太丞家臨街設有門房,前堂設有柜臺和接待的座位,經營的商品如酒和香丸等。 后面是趙家的院子,三面是廊屋,一面是云墻,墻前種著假山、林木,有著非常熱鬧安靜的邊界。

三是四合院落了。 北宋時期,開封城內商店和民居混合在街道兩側,形成了以街道為中心的城市空間。 都市民家都是瓦屋包圍的合院,房子是梁架結構,多為五架梁,屋頂為懸鏈山式,有少量的休山式。 官宅第、富商,建設比較講究,都要蓋門樓。 懸垂山的片檐門臨街,門內有陰影墻,墻后是堂屋和兩側走廊,連接著左右腋下的房間。 《清明上河圖》左端,趙太丞家左側為典型的官宅四合院:大門樓、門前有上馬石,大門樓位置與近代開封輪院門樓相同,右頸不在院子的中軸線上,院內似乎有兩三間住宅。 這樣的四合院大小合適、空間寬敞、布局封閉有序,不僅滿足了中國封建禮制的訴求,也保障了住宅的隱私和生活環境的安寧。 趙太丞家對面有個小四合院,門樓只有屋檐門頂,有門,沒有門的房子,院內住宅的形狀也很小,不像大房子。

“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房”

《東京夢華錄》中有很多描寫孟元老當時在東京被開封的住宅。 全卷包括巷名、商品經營、住戶介紹的有50多條巷。 卷之二《宣德樓前省府宮宇》中有一段寫道,御街一直向南走,過州橋,兩側有民居。 這似乎是北宋時期開封的一個大居住區。 卷之三《馬行街鋪席》的一節有坊巷庭院、縱橫萬數、莫知紀極。 到處都關門,各有茶館酒店,飲食。 市井經紀的家,經常在市里的店里買飯,不放蔬菜。 本節的說明更加生動具體。 一個是這個居住區范圍廣,縱橫萬數。 二是生活便利,商店酒店幾乎晝夜都有商家。 這是富裕的地區,人們不吃不喝不擔心,經常在家做飯,買食物,不買菜,這一點值得好評。 住的房子一定是豪宅的大房子。 什么樣的貧困市民,小老百姓呢? 在《東京夢華錄》卷的三《各色雜賣》一節中,孟元老也有一些解釋:有些人撲向事物,這叫做勘宅。 甚至后街和閑居場團蓋了房子,背對背居住,被稱為院子,所有的小民房都停著。 北宋時期的東京開封也不是所有人的天堂,貧富差距很大,住房條件也被認為是天壤之別。

“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房”

北宋學士陶榖在北宋初年開封任戶部尚書,寫了兩卷書《清異錄》。 陶大學士留下了渦居名言傳世:四鄰局塞,半空架板。 把箱子疊起來,把孩子分開。 這四個字十六個字,字珠燮,生動地描述了后周到北宋初年東京汴梁住宅的緊張局勢,讓人聯想到新中國成立前到新中國改革開放初期,上海很多住戶的房間,幾代人同居,半空擱板,睡孩子的樣子。 在伊永文的《東京夢華錄寸注》一書中,《幽蘭居士東京夢華錄卷之三大內前州橋東街巷》的《水柜街》寸注中記載了當時宰相丁偉模樣的建筑物的故事。 丁偉大人,為了宰相,在冰柜街治療,在這之后,不久就用集觀鑿池、棄土,奠定了基礎。 高爽宋真宗的宰相丁說,這么大的官員也很擔心自己的家。 他在《東京夢華錄》卷3《大內前州橋東街巷》一節記載的南太學東門、水柜街(即冰柜街),買下了處境不利的地方。 地勢低洼,經常積水,一直沒人聽。 不能解決早上的同事。 住宅施工前,丁先在宅基地一側的空地上挖了一個大池塘,把周圍的積水全部排到池塘里,用挖出來的土把自己家的地基完全加高。 此后,這一帶成為東京開封的繁華街道,地價、房價都上升到多個,丁大人轉行做房地產開發似乎也很不錯。

“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房”

總結北宋時期開封的住宅,從城市快速發展的角度看有突出的三點:第一個形成了中國城市坊市合一的近代城市結構,市民住宅具有前店后寢等有利于商業快速發展和生活便利的新形式。 第二,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,形成了以市民生活為主體的街道互聯網,僅《東京夢華錄》前四卷就有50多條記載著名堂的街道,它們連接著千戶住宅,像生命根系一樣支撐著城市的成長。 第三,中國城市建立了以前傳入四合院的住宅模式,是中國歷史進入四合院的成熟版。 北宋滅亡后開封的東京文明,分別向南北兩個方向移動,一個是宋室向南移動,向南移動到臨安,也就是今天的杭州。 一個是金兵的獲勝組師還沒到早上,就在北邊建立燕京,也就是今天的北京。 從糖炒到四合院,都是文明搬遷的復制品,今天的人包括一些建筑專家,說是中國以前傳入四合院的,把北京四合院看成是先河之作,其實是開封四合院,把北京四合院放在后面。

“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房”

我國著名建筑師梁思成在其專著《中國建筑史》一書中寫道:北宋政治經濟文化的力量,集中在東京建設者的一百幾十年。 開封宮室坊市復雜的繁盛之狀,表現出北宋建筑迅速發展的趨勢。 大北宋皇宮建筑,小至東京開封民居建筑,無論從建筑法式技術上還是歷史文化遺產上看,北宋東京開封都是劃時代的標志,是中華文明的璀璨之星,展示著宋文化燦爛、文案豐富的大本。

標題:“北宋時期開封居民的住房”

地址:http://www.fulissk.cn/kffc/17795.html